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邮箱 > 正文

多一些“为学问而学问”的纯粹

发布时间:2019-10-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梁启超曾如此概括清代的“朴学”:“所见不合,则相辩诘,虽弟子驳难本师,亦所不避,受之者从不以为忤。”“辩诘以本问题为范围,词旨务笃实温厚。虽不肯枉自己意见,同时仍尊重别人意见。有盛气凌轹,或支离牵涉,或影射讥笑者,认为不德。”这样健康的学术批评生态,是学界共同向往的“桃花源”。我们希望“桃花源”从理想成为现实,希望学者多一些“为学问而学问”的纯粹,少一点“为批评而批评”的戾气,我们更希望社会环境给批评者足够的空间,对被批评者有全面准确的判断,让学术回归学术,而不能让正常的学术批评堵死被批评者的学术之路。在这样的“桃花源”里,像裘先生这样的“神仙”应该更多一些。(作者:杜羽)

严于律己,虚心听取他人意见,是裘先生一贯的治学态度。在数十年的学术生涯中,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他有过很多次。拿《裘锡圭学术文集》来说,在此书出版前,裘先生不仅请同事、学生为自己挑错,而且通过互联网向网友征求意见。该书对旧作错误的修订随处可见,而且都以适当的形式进行了说明,不少地方甚至措辞严厉。比如,1977年发表的《在安阳殷墟五号墓座谈会上的发言》,他认为“当时对殷墟青铜器时代的看法是错误的,强不知以为知,很不应该”。《文集》中还有一篇文章题目就是《纠正我在郭店〈老子〉简释读中的一个错误——关于“绝伪弃诈”》,作者表示“对我的‘绝伪弃诈’说,已有不少学者提出批评,有些意见很有道理……所以我的‘绝伪弃诈’的释读应该作废”。这次,他在自己供职的学术机构的官网发表学术论文时,加了几句话,向读者说明此前撰写的那篇论文存在错误,希望通过这篇新作“稍赎前愆”,称不上大张旗鼓地发布声明。只是有心的媒体把相关内容“发掘”出来,才引起众人的关注。

良性的学术批评是推动学术进步的重要动力。然而,“世人皆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学者虽然推崇裘先生的严于律己、实事求是,但也只是“心向往之”,真正能够效法实践的又有几人?在各种学术著作的前言或后记中,作者大多会客气地写上一句“敬请批评指正”,事实上却难有“闻过则喜”的大度,特别是对公开的批评心存芥蒂,更别说自我批评了。究其原因,很多学者发表学术成果,不仅是为了商量学问,而且还附加了评职称、评项目、评奖项等诸多学术之外的现实考虑。公开的批评,有可能会成为他们达成这些目的的绊脚石。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正常的学术批评,往往也会被怀疑别有用心。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不批评”,成了“学术共同体”的一种默契。不过,这样的一团和气,让学界少了几分生气。

“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这个要好多年以后,但是现在就要做起。”

除了“不批评”,借学术批评之名行排挤打击之实的“乱批评”也不罕见。而你要挑我的错,我就挖你的“黑历史”,你来我往,相互攻讦,有时甚至拉帮结伙,将其上升为不同师承、不同学术团体间的“集体作战”。这种变了味儿的学术批评,难免让学界乌烟瘴气。

记者了解到,规划在2016年开展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总体城市设计基础上,坚持遵循中华营城理念、北京建城传统、通州地域文脉,构建“一带、一轴、多组团”的空间结构,以一带、一轴为统领深化城市空间结构,组织城市功能布局,以组团、家园为单元提供城市公共服务。

阮富仲说,我完全赞同习近平总书记对发展两党两国关系的建议。越中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对两国社会主义事业具有决定性意义,符合两党、两国、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越南将传承越中传统友谊,坚持按照“十六字”方针和“四好”精神推进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是越南对外关系的战略选择和长期外交政策头等优先。越方愿同中方一道,加强高层引领,深化战略沟通,增进政治互信,全面深化两党交流合作并发挥好对双边关系的引领作用,开展“两廊一圈”和“一带一路”战略对接,加强并扩大双方海上合作,促进双方贸易、投资、旅游、国防、安全、民间交流和青年等领域合作取得更多实质性成果,把越中关系提升到更高的水平,为促进地区乃至世界和平发展作出贡献。

问:近期,科索沃局势有所升温。科索沃警方以调查年初塞族领袖遇刺事件为由在科索沃北部塞族聚居的米特罗维察市逮捕部分塞族居民。此前,科索沃对所有进口自塞尔维亚、波黑的商品征收100%关税的决定也引发有关方面的不满。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记者了解到,取消的49项证明中,有21项为本市取消的,涉及企业设立、进京落户、生活补助、生育服务、医疗保障、子女入学、就业奖励共7个方面,件件都与民生相关。而这21项证明,全部都是经过前期对现有保留目录中的证明逐项研究,反复沟通、征求各方意见,最终提出来的。

不久前,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裘锡圭教授宣布,自己20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可谓毫无是处,自应作废”,引发一片叫好声。人们为裘先生叫好,既表达了对老先生自我批评精神的敬佩,也透露出对健康学术批评生态的渴盼。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